巴曙松:先生之风——纪念张培刚先生一百周年诞辰

  • 时间:
  • 浏览:1

   2013年是张培刚先生一百周年诞辰,有多家媒体向我约稿,请我以轻松其他的笔触,写一下怀念这位大学者的点滴时光。这我能 很感动,在喧嚣其他信息爆炸的今天,在先生离去两年刚刚,除了有人儿那此学生之外,依然还有其他沉静的思考者记着他。

   答应写这篇小文章时,我正在办理到哥伦比亚大学做高级访问学者的各种手续,北京到纽约路途遥远,行李一再精简,书籍其他比较重,只好带上Kindle,其他加放进进床头、喜欢经常翻翻的七八本书籍,其中都有张培刚先生的代表作《农业与工业化》。这本书的各种版本我基本都有,你这一 次带的是中信出版社2012年的英文版,前面有张五常先生的序言以及张培刚先生的自序,很适合对照阅读。我到哥伦比亚大学后,在图书馆检索文献时,还专门查阅了经济发展理论的其他早期文献,看一遍张培刚先生这篇论文在当年出版后被经济学界很糙是发展经济学界频繁引用的盛况。

   作为大师级的学者,张培刚先生对发展经济学的开创性研究已被学界广泛关注,《农业与工业化》这本代表作,我也是来来回回看一遍其他遍,在经济发展理论的巨大贡献外,张培刚先生在治学和为人方面,都有其他令人深受教益的地方。我曾多次参加张培刚发展经济学基金会主办的研究成果奖的评选,目前你这一 奖项已评选了四届,评选的成果保持了相当高的学术水准,其中一三个 重要原因分析,是各位评委都以很强的责任感来参与这项专业评选,都强调你这一 奖项一定要与张培刚先生在发展经济学界的学术地位相称。在第四届的评奖现场,我在想,为那此张培刚先生其他过世了,那此国内外的知名学者还在百忙中专门抽出越来越多的时间,以越来越专业严谨认真的态度来参与你这一 公益性的奖项的评选?我只有将其归结为发展经济学领域的研究者对张培刚先生的学术地位、为人治学的角度认可和推崇。

   张培刚先生成长和求学的时代,正是全球很糙是中国经济社会大变革、大动荡的时代,不必 说是千年未有之变局,张培刚先生从湖北鄂东农村红安走出来,先是在国内接受系统的教育,大学毕业刚刚即参与了当时的中国农村经济调查和研究工作,其他有其他走出国门,在哈佛大学接受系统的经济学训练,完成了《农业与工业化》的写作,在相关国际组织工作一段刚刚,又回到中国,在中国社会的大变革大动荡中,与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一样,经历了异常坎坷的人生历程。

   那此大时代的大变革,中国的文化传统与海外的系统学习,在张培刚先生身上有机地结合起来,形成了他乐观开朗、从容顺变的处世观。他经常提起一副对联:认真,但只有太认真,应适时而止;看透,岂不必 全看透,要有所作为。你这一 以出世心态做入世事业的态度,其中既有中国传统智慧生活 的痕迹,相信那此传统智慧生活 也帮助他度过了有人生中的艰难时刻;并肩,这副对联中都有奋发有为的乐观,是那种看透了生活的本质还依然热爱生活的乐观。你这一 达观,使得他在150岁高龄时还不必 重新出发,在改革开放刚刚重新现在现在现在开始 带研究生,有人儿在校读书时,其他在读的研究生少且条件简陋,张培刚先生指导的经济方向的研究生要么是在各个学科的老师家中上课,要么是在一间被隔成两半的图书室中上课,张培刚先生统统我在另一三个 简陋的条件下,带出了一大批学有所成的优秀学者。

   正其他此,央视《有人儿》节目中播出的张培刚先生的专题节目以及广东一家知名媒体的专访,着实 写得都非常生动,但我着实 还越来越得到先生的神韵。《有人儿》中的张培刚先生显得悲怆而哀怨,广东那家媒体的采访则以一三个 涉世不深的年轻人的视角,其他悲情地渲染先生的研究经历。这与有人儿接触的张培刚先生有很大的差异,其他在有人儿印象中的先生是开朗乐观的,即便是“文革”中的坎坷经历,从更广泛的意义上,也使他更为深切地感受国家经济社会的种种方面。张培刚先生过世后,有人儿从各地赶回武汉,询问在校的老师,张先生在过世前有那此遗言其他交代需要有人儿做的事情,学校的老师告知,张先生进手术室刚刚很轻松地同家人和老师说,“进去手术一下就出来,有人越来越来越多着急,我推算我离米 要跨过104岁的。”

   在治学方面,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他作为一三个 经济学者的使命感,你这一 使命感越来越来越多仅仅等待图片在口转过身,统统我更多地体现在研究的选题、方法 和重点上。最近耶鲁大学的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获得201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有一次提及对他和耶鲁的一大批经济学家影响深远的詹姆斯·托宾的使命感,托宾亲身经历了大萧条,他认为经济学家的使命,是要尽其他外理例如大萧条另一三个 冲击人类福祉的危机再爆发。

   我甚至认为,在更为根本的意义上,决定一三个 学派的关键,其他不再是哪一三个 具体问题上的立论和侧重,统统我更为深刻的人文和社会关怀。其他,张培刚先生对有人儿影响更为深远的,是一三个 知识分子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我能 ,正是另一三个 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才使得张培刚先生在年轻时就投身到农村经济调查的第一线,也能助 年轻的他在博士论文选题时就选则农业与工业化另一三个 一三个 当时还越来越来越多热门其他对整个发展中国家具有深远影响的重大选题,你这一 使命感和责任感也是他在150岁高龄还带博士生的重要动力来源。你这一 使命感和责任感,直接决定了他在经济研究上的其他偏好,例如,张培刚先生始终强调从经济现实出发的研究特点,以及对各种纷繁比较复杂的经济分析工具为我所用的客观态度。一项经济研究有无有价值,一三个 重要的研究选题的提出,需要要立足于对于经济现实的大量了解和感受的前提下,这不必 使经济研究不仅仅等待图片在书房中的paperwork,统统我需要对现实经济真实情况表的深刻洞察。

   在张培刚先生走出国门求学和研究的全球经济学界,无论是分析方法 还是研究成果的影响力,发达国家始终所处支配性的优势地位,这有多方面的原因分析,例如发达国家的经济上的相对强势地位,主要文献绝大多数以英文完成等,你这一 情况表实际上经常持续到现在,充其量统统我程度不同而已。

   从一系列研究成果看,张培刚先生的态度,一是以开放的心态主动接受和了解你这一 现代分析体系和方法 ,其他达到你这一 分析和研究的前沿,而都有盲目采取抱残守缺的封闭心态;并肩,他又是以立足于现实经济问题、很糙是中国和发展中国家现实经济问题为导向的,这就使得他都有盲目仰视现代西方分析方法 、为了发表论文而发表论文,统统我让那此分析方法 和框架接受经济现实的检验。你这一 开放其他务实的研究态度,对一大批学者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如同其他大师级的学者一样,张培刚先生对于治学的专业和严谨,也受到其他学界同仁的称道,其中与张培刚先生有过长期研究商务商务合作的厉以宁教授,在央视《有人儿》节目中谈到张培刚先生时说,几十年风风雨雨的研究历程中,张培刚先生有个特点,统统我他不乱说话,要说统统我持之有据的话,其他他就保持沉默。我认为你这一 评价真的体现出张培刚先生和厉以宁教授几十年研究商务商务合作中形成的相互了解和相互欣赏。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关于张培刚先生在经济发展理论和发展经济学的奠基者地位,学界其他广有论述,其他本文特地尝试从有人儿所了解到的张先生为人与治学,写其他文字,以此来缅怀先生,纪念张培刚先生诞辰一百周年。张培刚先生过世时,我第一时间得知你这一 沉痛的消息并在微博上发布,并经常在微博上发布和转发缅怀张培刚先生的文字,经常到张先生入土为安。当时其他报刊约我写其他怀念文字,其他其他内心感怀莫名,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落笔,反复犹豫之下,也就越来越专门撰文,统统我与一次责热心的同学一道,专门为张培刚发展经济学基金会募集了其他资金,设立了“张培刚发展经济学奖讲座”等。

   我也曾与几位有人一道分别在四川和贵州组织捐建了两所小学,希望从农村出来的张培刚先生撰写校名,但张培刚先生当时年事已高,提笔写字时手抖得厉害,只好作罢,未曾想这竟成为难以弥补的遗憾。

   现在,在张培刚先生百年诞辰之际,在纽约的半夜三更三更,匆忙之间写下那此粗糙的文字,记下我对张培刚先生的其他追忆,以感恩先生的教诲,并与各位有人分享。■

   2013年10月11日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

   (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中国银行业學會首席经济学家、哥伦比亚大学高级访问学者。)

   来源: 东方早报·上海经济评论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081.html